<var id="rxjhn"><span id="rxjhn"><menuitem id="rxjhn"></menuitem></span></var>
<del id="rxjhn"><span id="rxjhn"></span></del>
<listing id="rxjhn"><strike id="rxjhn"><progress id="rxjhn"></progress></strike></listing><cite id="rxjhn"><span id="rxjhn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rxjhn"><video id="rxjhn"><menuitem id="rxjhn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rxjhn"><span id="rxjhn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rxjhn"></var>
<ins id="rxjhn"><span id="rxjhn"></span></ins>
<ins id="rxjhn"><span id="rxjhn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rxjhn"></cite> <var id="rxjhn"></var>
官方微信

[原创] 忆我那坚強的母亲

32
933344
义夫义 发表于 2019-2-13 14:15:38

马?#29486;?#20876;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年轻时的母亲


           深夜,万籁俱静。此刻,安卧在县医院病床上仅七天的母亲,如同一个初生的婴儿在"安眠''。病床周围环立着母亲的子女儿孙。我们不敢高声语,恐惊醒她老人家。
       然而,医生检查后,却实言告之:老人家此?#24065;?#25746;手人寰,驾鹤?#39749;?#20102;。
       此时此刻,正是癸巳年正月初八二十三点五十八分。

       母亲"大行''?#20445;?#20843;十有三,亦算是高寿。作为子孙家人,心里在万分悲痛的同?#20445;?#20134;?#24184;?#32114;慰藉。因老人家高龄归天,?#20197;?#24049;''四世同堂'',亦算是件''白喜亊''了。

       回顾母亲一生,我既敬佩又感激。
      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十一日,母亲出生于泾县南门老街一个做鞭炮的小手工业家庭。外祖父李大明,虽说是李鸿章
家族的旁支后人,但外祖父这一房早已没落。外祖父于清朝末年脚穿草鞋,肩挑一对破箩筐,一步一步随着家人,从合肥(庐州)一路讨荒来到泾县落的脚。后先跟人学做鞭炮,学会后,想方设法,东借西凑,在泾县南门口老澡堂隔壁租下一间门面小屋,自食其力,制作鞭炮并出售,以此勉强维持一家人的生活。

       母亲年幼?#20445;?#20415;跟随家里的长者学做鞭炮,以聊补家用。
       母亲少年?#20445;?#27491;逢抗日战争,日本鬼子侵犯泾县云岭新四军军部。常派飞机轰炸,同时波及县城。外祖父苦心经营的鞭炮店,被日本鬼子飞机丢的炮弹夷为废墟。从此,全家生活便陷入绝境。时年,母亲正在上小学一年级,无奈被迫辍学,跟随家人流离失所,东躲西藏,食不果腹,衣不蔽体,与众多的战争中的难民一样,在生死线上日夜苦苦挣扎煎熬。
       直到抗战胜利后,家里才想方设法重操旧业,续以为生。母亲渐长,家里人口增多,加上囯民政府腐败,苛捐杂税多如牛毛。外祖父的小店入?#29615;?#20986;,母亲无奈,只有弃学做工帮家里干活,以减轻父母的负担。

        母亲非常聪慧,虽然前后只读了不到两年的小学,但靠长辈指点和自学,也能识点字、算点帐,在家?#24184;?#21487;独挡一面,替父母承担一点生活重任。
       一九四九年四月,泾县解放了。
       不久,新中国政府招考''土地?#27597;?'工?#39749;?#21592;。时年十八岁的母亲,?#34892;也?#21152;了招考并被录取了。从此,母亲便是一名国?#22812;ぷ魅?#21592;。

       经过政府培训学习,母亲毕业后,政府选派母亲到泾县章渡区''土改工作队''工作。

       于是,母亲便打起背包,告别亲友、家人,义无反顾,全身心地投入了轰轰烈烈的''土地?#27597;?'这个史无前例的伟大运动中去了。
       由于母亲在工作?#24184;?#20197;继日,认真负责,工作颇有成效,不久,就被组织选派担任章渡区妇女?#39749;巍?#38543;后,泾县的西南乡各地,都留下了母亲工作的足迹。

       解放初期,泾县乡下的交通极为不便,根本谈不上出行有车辆。但只要上级命令一下,母亲即立?#22363;?#21457;。?#30475;?#19979;乡工作,母亲总是肩背?#35848;牵?#25163;拿雨傘,足穿草鞋,遇水趟过去,逢?#33050;?#19978;去。无论酷暑严寒、风霜雨雪,母亲都是毫无惧色地冲在最前面。母亲心中只?#24184;?#20010;信念:干好党和政府交给的工作!

       由于工作环境的艰苦,多年工作下来,我母亲的双?#28982;?#19978;?#25628;?#37325;的''风湿'',双腿又红又亮,肿得吓人,且无法自如行走正常继续工作。
再加上为兄长雇请的保姆和我的奶妈,还有大妹的相续出世,母亲每月的工资,?#23545;?#19981;够支付奶妈和保姆的酬劳。并且当时三个子女中,还有两亇在生重病,急需住院治疗。
       在如此万般无奈的困境下,母亲流着痛苦的泪水,只好极不情愿的?#20405;埃?#31163;开了辛勤战斗十多年的工作岗位,回家专职持家哺育子女。

       记得有人曾说过: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紧紧相连的。

       ?#20405;?#21518;的母亲本意是仅希望我父亲(张凤岐  保定人  南下干部  时在泾县公安局工作)那每月近百元的薪水,?#27425;?#25345;全家老小九囗人的基本生活,虽然日子过的艰苦一点,到也能粗茶淡饭,全家团聚,其乐融融。

       然而好?#23433;?#38271;,''十年动乱''开始了(1966——1976)动乱分子凶残如兽,肆无忌惮。他们无视法律,无视政府,毫无人性。如同现今的恐怖份子。他们打、砸、抢、烧、?#20445;?#20026;所欲为,穷凶极恶。他们并提出反动口号:打倒刘、邓、陶,(刘少奇、邓伟人、陶铸)批臭黑修养,(刘少奇所作《论共产党员的修养》)砸烂公、检、法,打倒"当权派"。
      

       ''十年动乱''期间,党的各级基层政府组织,被这些动乱分子搞得一片混乱、全?#21051;被盡?/strong>

       父亲时任泾县公安局城关镇派出所指导员。自然被动乱份子视为"眼中钉'',"肉中刺''。

       我?#20004;?#36824;清楚地记得,那是一九六八年七月十五日中午时分,父亲下班回家。在走到距家门不远的巷子里,?#20197;?#19981;幸,被埋伏已久的动乱份子,用"三八"式歩?#22815;?#20013;后?#25215;兀?#29238;亲即刻丧命。
       父亲当年仅38?#36749;?#24403;时家中,我的祖母76岁,我母亲36岁,我兄弟姐妹六人,最大的只有14岁,最小的仅仅3?#36749;?/strong>
       "老年丧子,中年丧夫,少幼丧父'',这是世人常说的人间最惨绝人寰之悲惨之亊,谁想到竟全部落到我家中来。

       噩耗传开,但凡有半点怜悯之心的人,无不摇头叹息......
       这真是:

       滔滔青弋江水仰面呜咽
       巍巍四面苍山低?#21453;?#27882;
      

       问世间:还有比这更令家人肝肠寸断的悲惨之亊吗?!

       因当时处于”十年动乱时期?#20445;?#20826;的各级政府基层组织被迫?#34987;荊?#26080;人办公理亊。

       我们孤儿寡母,孤苦无依,喊冤无处,申诉无门。唯有仰天长哭,俯地长叩。
       父亲?#20197;?#20110;动乱份子的暗杀而倒下了,全家赖以生存的经济来源没有了。
       母亲面对看着六个嗷嗷待哺的幼子,母亲那原本丰滿的身躯日渐消瘦。全家人每每在午夜时分,常常被母亲那压抑的哽咽和哭声惊醒。?#30475;危?#37117;是全家相拥在一起大哭一场。
       而到天色放亮,无论寒冬如冰,酷暑似火,狂风暴雨,电闪雷鸣。母亲都早早准时出门,四处替人打短工。什么重活、苦活、累活,还有那别人都不?#29238;?#30340;卫生脏活,母亲?#24049;?#19981;犹豫地应承下来,并极力干好,以求雇主满意,从而换回一点微薄的酬劳,赖以维持全家生计,以免全家人饥饿毙命。

       可以真切地说:在父亲去世一年多的时间内,是我的母亲,含辛茹苦地拼命打工,掙点微薄的收入,维持了我全家数口人的生命。可以这样说,是母亲,又一次给了我们?#32622;?#20845;人的第二次生命。


       让我全家感到万?#20013;?#24944;的是,党和政府并没有忘记我家面临的绝境。
       一九六九年,党的''九大''召开。在上级领导及爱心人士的关心下,政府给我家发放了毎人每月七元的生活救?#27599;睢?br />        这钱虽不多,但这是寒中送棉衣,饥中给口食。让我全家有了继续生存下去的勇气。这正如是"冬天里的一把火'',温暖了全家人的心?#36873;?br />
       在此,我谨代表全家老小,衷?#27597;行?#20826;和政府及社会爱心人士!是大家的关爱,才使我们全家老小活了下来。如今,我家已是有着数十口人的大家庭了。

       我们兄弟姊妹在给母亲穿寿衣?#20445;?#25105;望着母亲那黑白参半的枯发和邹纹深深的颊额,我觉得既熟悉又陌生。

       记得在儿?#20445;?#26366;看见过一张母亲刚参加工作时的像片。
       像片上的母亲,身着一件那亇时代最时髦的黑色''?#24515;?'装,滿头乌发?#21046;?#32819;垂,一对双眼皮的大眼睛,炯炯有神地凝视着前方,高挑丰满的身躯透出一股超人?#37027;?#26149;气息,完全是一位解放初期典型的政府女性工作者的形象。
      像片上的母亲,虽说不是多么妩媚,却也是显的英姿飒爽,风华正茂吧。
      记得母亲?#20405;?#21518;,也曾经常对我们?#32622;?#21497;息:都是你们拖累了我,要不然......

      ?#21069;。?#24403;年与母亲在一起参加工作的老同事以及老部下,在多年前,就享受县处级的退休待遇了。?#25512;?#27597;亲的工作能力与?#19990;?#22914;果母亲?#24418;创侵埃?#36864;休待遇应该在他(她)们之上了......

       母亲啊,请您老人家别再叹息了。
       虽然,您老人家因工作和生活而劳苦大半生,身上病痛多多,但您的晩年生活,因我们的长大*成*人*,还是无忧无虑的。目前,您老人家不仅儿孙滿堂,而?#19968;?#26377;了三个玄孙,最大的玄孙已经7岁了。
       所以,您老人?#20197;?#24050;是''四世同堂''的有福气的老人了。
       正是:"人生如此,夫复何求''。

       母亲啊,大约您自己也觉得:
       母亲啊,您年青?#20445;?#20063;曾为党和政府认真努力工作过,并?#22812;?#20316;也颇有成效。

       母亲啊,您在中年丧夫后,生活上也大苦大悲过,但也享受过儿孙子女满堂的人生天伦之乐趣。
       母亲啊,您横跨两个世纪的一生,人世间的酸、甜、苦、?#26412;?#24050;尝过。
       現在,社会稳定,生活富裕。您的子孙们也都安好无恙,没有什么可牵挂的。而您老人家与我父亲阴阳相隔已整整47年了,您老人家觉得,应该和我父亲相聚,永?#23545;?#20063;不分离了。
       所以,您老人家走的那?#21019;?#21254;,走的那?#21050;?#28982;,走的那么安祥!


       母亲啊,您知道吗,我记得十分清楚,您老人家刚刚''大行'',天上就开?#38388;?#28101;沥沥地下起雨了,?#20197;?#19979;越大了起来。似乎苍天也为您的离去而惋惜,在痛苦、在哭泣、在流泪。待儿孙们将您老人家送到殡?#26538;?#21518;,雨,虽停住了,但天空?#21019;?#21254;忙忙地飘起了片片鹅毛般的大雪。待夜晚过去,天亮一看,大地竟然披上了一层厚厚的、晶莹的白雪。
      见此情景,全家人既欣慰又担忧。
      欣慰的是:母亲她老人家的''大行'',老天与大地也为之显示动容。不是吗,天降大雨,是苍天在为吾母伤心地哭泣;大地身披厚厚而又洁白的瑞雪,是大地在为吾母虔诚地戴孝。
      而担忧的是:国人风俗,亡人应在三天后''入土为安''。但这大雪封山,堵塞了交通,车辆也难以通行。三天后,如何将母亲顺利的送上山''入土为安''呢?

       谁曾想到,天地亦有情义。三天后的早晨,红日高照,万里无云。天空清澈净亮,实在是一亇难得好天气,漫山遍野的厚厚积雪,如飞跑的马一般,迅速地融化了。长长的?#22303;?#36710;?#24433;?#26102;出发,儿孙们顺?#36710;?#24403;地将老人家送上山,入土为安了。

       这是上苍的厚爱,也是我母亲的造化,更是我们儿孙们的甚幸!

       伫立在母亲的墓前,我低头含泪冥?#36857;?br />        母亲啊,因您晚年皈依了基督教,以寄托自已丧夫、思夫47年的哀思......
       母亲啊,您是一名虔诚的耶稣基督信徒,所以您完全有资格上'''天堂''。

       母亲啊,您到了''天堂'',我相信,您一定会见到您日夜思念的丈夫,我们的父亲的。
        呕心沥血育儿女
        坚强勤?#25237;?#19968;生
       母亲啊,这幅儿孙们给您送行的挽联,您受之无愧!
       母亲啊,您老人?#20197;?#22825;堂见到我父亲?#20445;?#27597;亲您一定会?#26223;?#22320;告知我父亲:
       家?#24184;?#20999;安好,全家三代二十余口安居乐业。

       母亲啊,请您和父亲放心地在天堂相依相亲地过日?#24433;傘?br />        儿孙们会永?#29420;?#35760;您的临?#25112;?#24724;:
       流自己的汗,吃自己的饭,堂堂正正地做人。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
       活的坚强,走的安详,这正是我母亲一生的真实?#20945;鍘?/strong>
       哦,我的母亲名字叫李素英,祖籍合肥(庐州)




1

查看全部评分

全部回复933344 只看楼主
沙发
义夫义 发表于 2019-2-13 15:25:51
母亲啊,您和父亲在天堂过的好吗?孩儿我真的好想您和父亲啊!!!

点评

“父母在,人生尚有?#21019;Γ?#29238;母去,人生只剩归途。”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-2-16 11:16
作者?#21578;?#36947;来,让母亲伟大光辉的形象跃然纸上,让人萧然起敬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-2-16 11:11
值得敬佩的母亲!祝愿在天堂快乐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-2-16 11:06
活的坚强,走的安详,这正是我母亲一生的真实?#20945;鍘?nbsp;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-2-14 13:27
哦,我的母亲名字叫李素英,祖籍合肥(庐州)——感动,还是感动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-2-14 09:23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板凳
杨帆启航123 发表于 2019-2-14 09:13:23
读之催人泪下,深深哀悼!

点评

泣谢!我也是边写边泪啊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-2-14 11:08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#
杨帆启航123 发表于 2019-2-14 09:20:22
无论是职场?#32454;闪?#30340;母亲,还是勤俭持家的母亲,都是那么可敬可亲,令人敬佩。文字质朴情深,母亲形象饱满生动,欣?#20572;?#25903;持精华。

点评

泣谢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-2-14 11:12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5#
杨帆启航123 发表于 2019-2-14 09:23:53
哦,我的母亲名字叫李素英,祖籍合肥(庐州)——感动,还是感动!

点评

泣谢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-2-14 11:14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6#
杨帆启航123 发表于 2019-2-14 09:44:43
描写母亲?#34892;?#35937;,寄托哀思情感真实,佳作。

点评

高尔基说过:”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?#26223;粒?#37117;来自母亲。” 母亲的爱,就如同暖阳、如同?#20107;丁?#29031;耀着我们,滋养着我们,呵护着我们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3 天前
泣谢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-2-14 11:18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#
值班编辑一 发表于 2019-2-14 10:50:01
感动

点评

泣谢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-2-14 11:10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#
义夫义 发表于 2019-2-14 11:08:39
杨帆启航123 发表于 2019-2-14 09:13
读之催人泪下,深深哀悼!

泣谢!
我也是边写边泪啊。


点评

我们的父母亲,在那个年代的确很艰辛,艰苦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-2-19 12:09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9#
义夫义 发表于 2019-2-14 11:10:58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0#
义夫义 发表于 2019-2-14 11:12:54
杨帆启航123 发表于 2019-2-14 09:20
无论是职场?#32454;闪?#30340;母亲,还是勤俭持家的母亲,都是那么可敬可亲,令人敬佩。文字质朴情深,母亲形象饱满生 ...

泣谢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楼主

实名认证

热门推荐

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

皖公网安备 34182302000041号

重庆时时彩正规不
<var id="rxjhn"><span id="rxjhn"><menuitem id="rxjhn"></menuitem></span></var>
<del id="rxjhn"><span id="rxjhn"></span></del>
<listing id="rxjhn"><strike id="rxjhn"><progress id="rxjhn"></progress></strike></listing><cite id="rxjhn"><span id="rxjhn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rxjhn"><video id="rxjhn"><menuitem id="rxjhn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rxjhn"><span id="rxjhn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rxjhn"></var>
<ins id="rxjhn"><span id="rxjhn"></span></ins>
<ins id="rxjhn"><span id="rxjhn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rxjhn"></cite> <var id="rxjhn"></var>
<var id="rxjhn"><span id="rxjhn"><menuitem id="rxjhn"></menuitem></span></var>
<del id="rxjhn"><span id="rxjhn"></span></del>
<listing id="rxjhn"><strike id="rxjhn"><progress id="rxjhn"></progress></strike></listing><cite id="rxjhn"><span id="rxjhn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rxjhn"><video id="rxjhn"><menuitem id="rxjhn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rxjhn"><span id="rxjhn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rxjhn"></var>
<ins id="rxjhn"><span id="rxjhn"></span></ins>
<ins id="rxjhn"><span id="rxjhn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rxjhn"></cite> <var id="rxjhn"></var>